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娱谈

不良少夫正文第143章喜欢的事五

2019-01-25 22:06:49

(小说《不良少夫全集》版权属于原作者圆不破所有,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:不良少夫全集阅读正文第143章喜欢的事(五),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,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。本站会继续做好,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!)“你闭嘴!关你什么事!”未少昀语气不善,面色更不善,“碧柳,把她弄出去!”

慕容飘飘抿了下嘴唇,似有话要冲口而出,又强自忍下,“她是你的妻子,无论她人品如何,你维护她都是对的,我不和你多说,我走连容错愕的同时又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起来,她说要未少昀同未少阳一同做好未必知,是因为她心里己有这种既定印象,未少昀是从未必知摔倒,自然也要从未必知爬起来,从没想过他会有别的打算,不过现在看来,她想错了。

“怎么?你并不想回未必知?想自己重新开始?”

未少昀微一点头,略带尴尬地笑笑,“我没想到你的意思是让我回未必知。”

“我只是……”赫连容笑笑,不再砌词掩饰,担白地说出自己的想法,“我只是觉得你应该在未必知重新开始,应该证明给那些人看看,你并不只是因为一个继承人的身份才特别,你的才能才是最特别的。”

未少昀一直听着,始终没有出声,赫连容继续道:“而且未必知的生意己具规模,你有才能,但如果你要重头开始,十年、二十年……不知要过多久你才会拥有像未必知这样的施展平台。”

未少昀点点头,不自在地笑笑,“你说地有道理。我想事情总是那么一厢情愿的,我……我再想想。”说完他吻了赫连容一下。“太晚了,你早点睡,今晚我不吵你。”

他听从了赫连容地意见,体贴的不与赫连容纠缠,却让赫连容心里变得不安起来。

他真的认同了自己的意见吗?自己意见又真的适合他吗?回未必知——不是以一个打工者地身份回去。而是以一个管理者的身份出现,会得到其他人的认同吗?这些大概都是未少昀担心的问题。

那晚赫连容睡得不太好,满脑子想着这事,第二天起来,本想再找未少昀好好谈谈,碧柳却说他一大早就被卫无暇找出去了。

卫无暇。最近这个名字与未少昀的联系明显多了,而未少昀也没表现出明确的排斥,相反,还有越走越近地趋势,不知是不是那件酒器的转让使两人的关系更近一步。

赫连容倒不在意未少昀同卫无暇来往。她只是对卫无暇地身份十分好奇。未少昀看来是知道一些地。但又知道得不完全。而卫无暇虽然无论何时都温温和和地。但他不想透露地事。半点也不会让人知道。反而会大大方方地告诉你。我就是有秘密。你不要问。因为我不会说。

同一个有秘密地人交朋友。无疑是件辛苦地事。不过赫连容此时没精神考虑这个了。因为热血正义地慕容大小姐在换了丝被和脸盆后。突然发现自己要换地东西太多了。于是列了张清单交给未广。未广正一项项地念给赫连容。

哪里地紫砂壶、什么地方地细瓷枕、碗筷要用骨瓷镏金地。不限产地。就连马桶坐垫都做了规定。要用祥云轩地顶级丝绢制成。内垫三层薄棉。做两个轮换使用。如此种种。写了满满一页。

未广念完所有东西后道:“我粗略估算了一下。这些东西备齐了。怎地也要二百多两银子建筑爬架网
。”

赫连容伸出手。示意未广将清单交给她。看了半天。眼睛焦点却没落在纸上。直到未广轻轻叫了她一声。她才将清单折好揣入怀中。也没什么特别交代。让未广接着汇报。

未广虽有疑惑。却也不追问。将事情汇报完毕后退下。赫连容也再没提起那清单地事。好像这事并未发生过一样。

当天晚饭地时候,未少昀、卫无暇与慕容飘飘又全部缺席,难免让人将几人联想到一起去,吴氏又恰巧提供情报,说见着卫无暇带着慕容飘飘一同出府去了,未少昀则不知所踪。

未水莲对此无疑是不满的,“少昀带回来的是什么朋友昆明方管批发
?区区一个茶商,怎地如此不知自重,飘飘是官家小姐名门闺秀,可是他配得起的!”

未春萍“啧”了一声,万分诚恳地道:“二妹,我看那卫公子不错,要是他有这个心思,也不妨考虑,说白了,你家飘飘也就是哥哥在做官,祖上也不是什么显赫门弟,称为官家小姐是有些高抬了的。”

未水莲猛一皱眉,“你说话向来这般不中听!大家亲戚我不同你计较,若是到了外头,还是少开口为妙!”说罢她转向赫连容,“阿容,你今晚与少昀说说,趁早赶了那姓卫的出门,别假借同宗赖在咱们家!”

赫连容“嗯”了一声,并无明确表示,未春萍不赞同地道:“二妹,你这不是为难弟妹么?卫公子是少昀请回来的客人,你让弟妹开口去赶,岂不是让他们夫妻两个起争执?你不想飘飘与卫公子来往,直接与飘飘说就是了!”

赫连容是看出来了,未春萍表面对未水莲讨好有加,实则对她是极为不忿的,否则怎会句句暗含玄机加以讽刺?如果未水莲能管得这她这个小姑子,相信慕容飘飘连出门的机会都不会有。

未水莲的眉头更加紧了,轻哼一声以示自己不屑与未春萍争辩,老夫人心烦地摆摆手,“你们不吃饭就下去,哪这么多话!”

未水莲闻言姿态更高,对未春萍彻底无视,未春萍笑笑,“奶奶广州pvc塑胶运动地板
,我这不是为弟妹着想么?您最疼少昀,也不想看他家宅不和。”

赫连容着实佩服起未春萍了,她硬是能把一件小事搅和成大事,这份功力不是常人办得到的。

老夫人干脆对她视而不见,与赫连容道:“今天少昀去我那,说他想回未必知去帮忙,这就对了,做酒楼只是权宜之计,未家的根本还是古董,这次多亏有你。”

赫连容没想到未少昀居然己经和老夫人提过了,他昨天明明不太感兴趣的样子,又听老夫人赞她,笑了笑,“这都是少昀自己长进,重做古董是他自己提出来的。”

老夫人听罢更为开心,未水莲倒留了心,赫连容刚裁了她的眼线,未少昀便又回去,这多少是说明些问题的。

未春萍笑道:“这就好了,我早说少昀不会一直胡闹下去的,现在成了家,心也稳了,回未必知是早晚的事。”

“希望他别像上次一样,有头无尾才是,不然又是少阳的麻烦。”一直静不作声的大夫人严氏淡淡地开口,这段时间她又是当家又是装病的,着实挺累的。

“怎么会呢!”未春萍笑呵呵地,“娘,未必知本来就是要传给少昀的,虽说最后传给了少阳,人家也是一奶同胞的双生兄弟,他哪能不用心

赫连容无语半晌,起身告辞,“奶奶,我还有些事情处理,先回去了。”

开什么玩笑!这未春萍是故意的吧?她那么说,大夫人心里没刺才怪,又有吴氏,哦,未少昀兄弟是一奶同胞、共创未必知美好将来了,那未少暄呢?

赫连容离开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慕容飘飘,她正以一种了然的目光瞄着赫连容。赫连容不想再碰钉子,便不说话,静静地飘过就好,不想慕容飘飘倒主动开口,仅用赫连容听得到的声音说:“我知道你的打算,如果你觉得无人察觉,就大错特错了。”

赫连容停也没停,径自走出饭厅。

这几天莫名其妙的事情太多了,搅得她心烦意乱,这个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的丫头还时不时地挥洒一下她的正义热血,拜托!你以为这是在写小说吗?冲动可爱的正义女主角??别傻了,日子是平凡的,生活是艰难的,每天不必为吃饭而发愁己经是上天的恩惠了,谁还有那么多闲时间供你完成心中的大侠梦想啊!(未完待续,如欲知后事如何,请登陆www.,章节更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