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品牌 >> 护理

俞敏洪的疲惫和焦虑

2019-04-17 16:14:02

无论是达能与娃哈哈之争,凯雷与徐工博弈,还是最近可口可乐与汇源的控权与并购较量,这些事件的背后无不是资本控制与商业利益的暗战。现在,俞敏洪正在承受上市后的焦虑,来自华尔街的严苛财务与业绩压力,对新东方的教育梦想、人文精神是推动还是扼杀?中国企业家杂志最新的封面报导让我们看到俞敏洪的疲惫和焦虑。

总结后,我发现俞敏洪的焦虑主要有这么几点:一是资本市场在放大新东方财富梦想的同时,也在放大着新东方成长的烦恼、压力和危险,俞敏洪为是否能延续保持高速成长的事迹耽忧;二是在平衡投资者关系上,俞敏洪既要避免新东方触到政策天花板,避免与竞争对手硬碰硬,又要为满足投资者的增长要求而不遗余力地去高速扩张、并购,还要管理好全球最难管理的、数量庞大的知识分子队伍,俞敏洪感到复杂和矛盾;三是新东方教育强调做的是一种精神,一种文化,一种教学质量,然而现在却面临着被稀释,因此战略和经营让他颇感愁闷,不能像当初一样想怎么干就怎样干,要遵照来自资本的诸多规矩;四是上市后能去真诚挑战他的人越来越少,俞敏洪听到的话更多是表扬或恭维,而少有对他的经营理念、管理提出针锋相对的批评和挑战,俞敏洪感到孤独乃至危险。

一段时间以来,我曾经和美国管理大师们一样简单地认为,世界上只有两个天堂:一个是中国,那是营销的天堂;另一个是美国,那是资本的天堂。实际上,中国人的营销天堂现在除了层见叠出地诞生浮躁、炒作、急功近利、拔苗助长之外,价值营销的商业精神正在遗失;而资本的天堂——华尔街也正在经受着巨大的危机煎熬,次贷危机波及越来越深入,嗜血的资本却不断发动着疯狂的产业侵犯。

资本的本性是逐利,上市则是进了围城。资本的魔棒和红绿灯会时刻指挥、限制你在围城里不能左冲右突,不能违章,甚么可为、甚么不可为,你必须遵照资本的游戏规则,甚至于满足资本贪婪的欲望。是资本扼杀了公司精神还是推动了商业文明,这绝不只是俞敏洪和新东方自己要面对的问题,而是所有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共同面对的难题。中国公司在将梦想、财富、国际化以及社会影响力数十倍放大价值的同时,世界范围内的各种烦恼、压力和危险也在同步增长。这是在上市前我们必须非常清楚的规则,遗憾的是中国公司并没有真正搞清楚,在向资本、股权让步的同时也遗失了一些商业精神。

无论是达能与娃哈哈之争,凯雷与徐工博弈,还是最近可口可乐与汇源的控权与并购较量,这些事件的背后无不是资本控制与商业利益的暗战。我们必须清楚的是,在是要生存、扩大还是要民族利益、品牌控权上不能简单地一概以利润而论,更不能为面子为资本为上市而断送一个公司美好的生命前程。

对于俞敏洪而言,即便新东方不上市,商业环境每天都在发生变化,公司做大后这样那样的烦恼、压力和危机也会接踵而来,谁都不可避免。俞敏洪可以对资本说“不”,但新东方不能,它是华尔街投资股东们赚钱的机器和舞台,除非退市,否则不能丝毫懈怠,上了市就必须时刻拧紧奔跑的利润发条。教育、文化抑或精神在资本面前常常身不由己,规则、潜规则都将受制于资本游戏。至于敢去挑战、批评俞敏洪的人愈来愈少,这也是资本缔造商业领袖神话的恐惧与无奈,是凌驾于资本之上的美丽泡沫而已。俞敏洪敢以己之疲惫和焦虑来解剖自己、反思新东方,实属苏醒、可贵。

表面看是资本改变了他的教育或经营精神,让他感觉正在失去自我,实际上更深层地折射出全部产业巨大变革到来的前夜,我们还都缺乏足够的智慧应对和控局能力,缺少持续的价值经营信心和方略。

而对于中国公司而言,俞敏洪与新东方的深入反思则形成了商界新的资本“警示标本”和海外上市“师范教育”。这不是资本的无良,更不是什么永恒的商业神话。天堂很美,但我们一定不能利令智昏、自取灭亡,否则坠进地狱,膨胀至死的日子就为期不远了。

北京癫痫权威治疗医院是哪家
庆阳好的整形美容医院
珠海好的白癜风医院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