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品牌 >> 健康

石門15歲“槍手”荒誕復仇 校園槍擊案幕后調查

2019-03-11 19:05:29

石門15歲“槍手”荒誕復仇 校園槍擊案幕后調查

23日,唐耿紅爬上荒頂山,試圖找到兒子唐武被槍打中前的軌跡

24日,常德市石門縣白云鄉,廖其宏試圖推開廖松林家房子,憧憬着兒孫滿堂的生活。記者 張文杰 攝

早期報道:常德一學校門口忽聞槍聲 16歲男生頸部被射穿

3月25日,唐武躺在石門縣人民醫院的ICU里,門外站着来替孫子劉勇道歉的劉湘山夫婦。老兩口手足無措,孩子沉默不語。

槍響那天,有人以為校園里炸了鞭炮,小團白煙飄起,有人倒下,尖叫聲撕破空氣。唐武先蹲后倒,同伴沖上去緊捂他的脖子,血仍汩汩地從指縫流出。同行同學王志不顧被子彈擦傷的大腿,和同伴抬起唐武往山下跑

開槍前,15歲的 槍手 廖松林與16歲的受害者唐武素不相識,毫無恩怨。这場荒誕的遭遇,改變了5个少年的命運。■三湘華聲全媒體記者 張文杰 實習生 劉哲

槍響时刻 禍起早戀,明知不是他,還是開槍

3月14日,常德石門經貿職業技術學校,新學期第一个月假后的返校日。

下午,廖松林和4个伙伴身藏刀槍,他们来給失戀的兄弟 復仇 。5人守候已久,叼着煙,眼睛在上山的人群里搜索。

唐武不是他们的目標,他们要找的是另一名學生王君 搶走5人中龍文祥女友的人。

龍文祥,也曾在此就讀,在校时與一女生早戀,后因打架離校。兩人前年分手,龍想和好遭拒。他们到来时,王君已聽到風聲,藏身網吧。

恰在此前,唐武聽到風聲,有人要打他。他很緊張,特地叫了五六个同窗好友陪他回校。朋友曾勸他走學校正門,避開圍堵者。他一个人沖在前面,说要看看是那些人。

兩群少年在離學校后門400米左右、叫 百步墩 的長臺階上相遇,幾句質問就點燃了廖松林內心的 火山 。

唐武問: 那个要打我?

廖松林这伙人中有人應: 沒人打你,我们是来找王君的! 雙方開始莫名爭吵。

突然,廖松林掏出一把槍,抵着唐武的脖子。

槍響。子彈穿過唐武的脖子,擦傷了同行同學王志的右大腿。

唐武流血倒下,現場失控,尖叫聲音驟起。同樣中槍的王志與同學抬起唐武就往山下跑,廖松林5人四散而逃

發生得太快了,槍聲響起,唐武蹲倒,鮮血直流。 回憶當时,同學王志與張文仍有些懵。

少年 槍手 留守多年,重組家庭,爺爺帶大

5名行兇者很快落網,但案情敏感:槍案、學校、未成年行兇、未成年中槍。面對記者,警方閉口不提。

可以確定的是,5人中4人都是留守少年,包括15歲的開槍者廖松林。

落網时,廖松林用過的仿 七七 式手槍里,還有一發沒出膛的子彈。警方之后調查,槍是5人中23歲的陳銘去年9月在深圳花3700元所買。

3月24日,到廖松林家时,他72歲的爺爺廖其宏正收拾趕集后留下的長凳, 今天能賺30多塊錢,是最好的收入了。 他捶着腰,拿着人家送的辣椒回家。

途經廖松林家,这間垂老的木瓦房,大門緊鎖,塑料布封窗,老人望望,搖頭而過。

老人说,廖松林父母是重組家庭。廖松林出生不久,母親外出打工未歸,父親廖永鋼娶了第二任妻子陳蘭英,她還帶来一个女兒。

家境窘迫,廖永鋼曾跟老人打鐵,此后改行趕場。夫婦倆長年在外跑,鮮有时間照看兒女。

孫子自小是我帶的,4年級才跟父母去縣城。 老人说,即使在縣城的租房里,廖松林也多由姐姐照料。

他從沒帶同學到家里玩過,也無數次當着家人说,房子丑死了,讓他在朋友面前抬不起頭。

鐵鎖鏈 多次被鐵鏈捆腳,每次兩天

他有一伙發小,初中就常一起玩,愛上網。 廖其宏说,發小一召喚,他就会沖出去,誰也攔不住。

脾氣上来,誰都不能阻攔。當他眼睛變色、出氣粗喘时,就是發作邊緣。 廖其宏回憶, 13歲那年,我帶他吃酒,他去玩会兒,沒等他吃飯,結果他掀了人家桌子。

去了縣城,脫離了爺爺看管,姐姐形同虛設,廖松林常在外廝混。父母無暇顧及,要錢就給;不給,他就管爺爺與姐姐要。家人多会滿足他, 知道他要錢上網,不給又擔心他偷、搶。

見兒子在街上廝混,父親廖永鋼大怒时,会用鐵鏈子捆住廖松林的腳,關鎖在房里,任由他喊叫,每回都將近兩天。

最近一次禁閉在2012年,是因為當时尚讀初二的廖松林不肯上學,要出去打工。那次被關后,廖松林輟學。

收賬歲月 我们有責任,陪他的时間太少了

如果廖松林能像父親期許的那樣,踏實做下去,如今他也許成為縣城酒店的一位大廚。

肄業后,廖永鋼曾托人給兒子找了一份餐廳廚師學徒工,錢不多,老板熟,見孩子缺錢时,還会多給。但幾个月后,發小給他捎信:有人欺負他们,来幫忙。廖松林徑直坐上了接他的的士。

打架后,他留在了縣城,再沒回到單調的廚房,幫朋友看場子收賬。從此,他很少回家,人们常在皂市鎮的網吧里見到他。

得知槍擊案前,廖其宏僅在過年时聽聞過孫子的消息, 他来奶奶的墳上,放了一掛鞭子就走了,沒来看我。

3月24日晚,爺爺廖其宏推開木瓦房緊鎖的大門,陰暗的堂屋里,他说: 做了錯事,政府該怎么判,就怎么判。我们有責任,陪他的时間太少了。

發小幫兇 棍棒無法改變的孩子们

落網5人中,除陳銘外,廖松林、龍文祥、劉勇、廖滿年齡相仿,都未成年。他们都是石門縣白云鄉人,曾同在白云中學讀書,都已失學,父母都在外打工,这些孩子都曾遭遇粗暴家教。

網吧是他们同軌青春的友誼端口。多年前,他们就相約逃課,游走在皂市鎮網吧的網游里。

劉勇17歲,父母長年在外打工。 初一、初二成績挺好,初三接觸網游后,開始不聽話。 爺爺劉湘山回憶,孩子常泡網吧,班主任曾四五次打電話要家里找人。

老人也曾動手。一次,劉勇弄掉了姐姐的手表,爺爺找了一根棍子痛打孫兒。因數次逃課后,奶奶氣急,讓孫子跪在堂屋,整整兩小时。他们着急,可他们不懂孩子的世界。初三上學期,爺爺奶奶叫回了打工的兒媳, 給他裝網線、買電腦,只為他不去網吧和那伙人一起。

石門經貿職校后門百步墩下的街上有兩个網吧。臨街水果店的老板说,一放假,不少學生都会来这。爭斗頻發,她曾見過兩幫孩子拿着鐵棍木棍,互相毆斗。

校中校 七成都是留守少年

石門經貿職校是常德市教育局審批的民辦中等職業技校,與當地黨校共處一地,封閉式管理。

幾乎沒有外人去學校,我都一年沒上山了。 報刊亭老板池女士说, 放月假时,學生就像出籠的鳥兒。 知情人士透露,成績稍好的學生都去石門三中、五中了,来这的多成績不好。

3月25日,校長盛忠華介紹,學校現有400多名學生,七成是留守少年,每个學期要從別校轉来十幾名學生。

(為保護孩子,文中未成年人均為化名)

記者手記

阻擋出膛的子彈

重建脫軌的青春

一把不該出現的槍,一群不該拿槍的人,一个不該受傷的人。这些莫名的荒誕,組成这个悲傷的石門故事。他们都是孩子。

青春期總有叛逆,父母的遠走也讓他们無以傾訴,物質無法替代溝通,这讓他们更迷失;網吧與網游也并非洪水猛獸,但動輒棍棒,只能讓他们更執迷;封閉嚴管的學校需要溫柔的教化,強硬的封閉,只会讓青春更堅硬。

我们總熱衷為孩子設計未来,但很少想過他的內心,这或是分裂的源頭之一。

忙碌的家長,嚴肅的師長,壓力重重,有时,我们得停下,拉着孩子的手,笑笑,聊聊。

有时,一个久違的擁抱,一次溫暖的談心,可以阻擋一顆子彈的出膛。

一、發表評論前,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禁止發布廣告、違法信息及政治敏感等言論;

二、發表評論后,請等待系統自動審核通過后才能看到;

三、您所發表的評論內容并不代表本網觀點,引起糾紛后果的一切由發布評論者承擔責任。 驗證碼:

小儿感冒药成分及作用
月经后期颜色黑
月经不调健康小知识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