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品牌 >> 爱眼护眼

把爱错给了你正文暧昧的感觉

2019-01-25 22:23:32

(小说《把爱错给了你全集》版权属于原作者叶落无心所有,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:把爱错给了你全集阅读正文暧昧的感觉,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,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。本站会继续做好,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!)有他在我身边,我觉得好踏实,无论什么事情都能挺过去。

就连和汪涛分手那天,我都挺过去了。

那天很热,至少有三十四度,汪涛在我寝室楼下站了一整天,我都没下去。

楠禄打说我心太狠,怎么也该下去给他个机会解释。

我说:“你要是他哥们儿,就拉他回去,我不会见他,别说站上一天,就是一年我都不会见他。”

我坐在窗边,看着楼下的汪涛汗流浃背,许多女生还在偷偷议论。

一定有很多人说我无情无义吧,汪涛也一定这么认为。

其实,没有人知道,为他我流过一天的眼泪。

没爱过,不能原谅,不代表伤害别人时,自己的心不会苦涩。

我已经对他做了最大的忍让,我已经在尽力去爱上他,可对于一个不懂得尊重我的男人,我无论如何不能原谅水性木器漆
,也不能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他。

拒绝,最坚定的拒绝,是我送他的最后一份仁慈,不知他什么时候能懂!

那天晚上,汪涛被拖走,饿了一天的我才下楼去市买点吃的。

一个人推着车子向前走,我就像是被全世界遗弃的人,失去灵魂般随便拿着花花绿绿的东西。

这时候真想听听他的声音,哪怕就是在里。

好让我确定这个人是真实的与我存在于同一个世界。

“白凌凌!”一声很清脆的呼唤,这一瞬间,变得那么珍贵。

我回头,没想到看见的是——杨岚航。

“老师好!”

我打过招呼,正推着一车零食失落地从他身边走过,他忽然叫住我,问:“你吃饭了吗?”

“吃过了!”

“我还没吃,要不要一起吃点?我刚好想了解一下你的具体情况。”

“啊!”好在,我还不至于太蠢,赶紧说:“我早想请您吃饭,害怕您忙,不好意思开口。”

“那走吧,我知道一家西餐不错!”

“好!您喜欢就好!”

不用这么宰我吧,摸摸瘪瘪的钱包,只希望那家餐厅可以刷卡。

他拉过我的推车,向着收银台方向推过去,我刚要冲过去付款,他已经非常干净利落地帮我付了帐。

没看出来,他还懂点绅士风度。

装东西的时候,他没用收银员,每样东西都自己放进塑料袋扭转试验机
,放进去前还都过目一遍。

也不知是什么破习惯!

出了市门,才想起他什么都没买,什么都不买来市闲逛什么!

请原谅我总是鄙视他,他的确奇怪嘛!

他提着我的东西,走到一辆七成新的捷达车前,先拉开车门让我上车,然后把东西放在后座上,自己才上车。

“您的车不错!”我这绝对不是虚伪,这么年轻的老师,能养得起车就不错了。

“这是我朋友的。”他顿了顿,又补充了一句:“我的车没开出来。”

“坏了?”

“不是,影响不太好!”他随口带过,我也没有深问。

吃饭的时候,我们聊的不多,因为我在低头猛吃东西。

在寝室饿了一整天,吃这么贵的东西,我装淑女实在对不起自己。

人家可比我有身份多了,切上一小块牛排,放在嘴里,跟我老爷吃饭的度差不多。

我一盘都吃完了,他的牛排基本跟端上来差不多。

“饱了吗?要不要再来一份?”

“饱了!晚上吃太多不好。”

“胃会痛?”

“是啊!”我随口问他:“您这么晚怎么还没回家?工作很忙吗?”

“不是,刚回国,有点不习惯国内的工作时间。”

“您刚回国?”看不出来,还是个海龟派的,中西文化挤压下的产物,难怪非常人所能理解。“为什么要回来?在国外展不好吗?”

“也不能说不好,实验条件和学术氛围比国内好很多,要想做出些真正的科学二手叉车回收
,在国外自然容易点。不过人的一生很短,精彩的东西有很多,不一定非要把时间都放在科研上。爱因斯坦的人生,不是我这种平凡人能追求的。”

“那您想追求什么?”

“就是能尽最大努力去照顾好我身边的人,做好每一件事情,不论是小事还是大事!”

我沉默,刚听他说的时候,觉得这是挺没追求的男人。

仔细想了很久,又觉得他的每句话,都显示出乎常人的成熟和智慧。

人往往喜欢追求很多虚无的东西,为名,为利,为权,为钱,可是那些东西究竟有什么用?又有多少人能追求的到?

反而是有种男人,他懂得保护和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,每样事物,他看似平凡,但比那些高官富贾活得舒服得多。

后来,有一天,我无意间看见他开着一辆最新款的奔驰,驶进某豪华住宅区,我彻底明白什么叫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。

去他的“平凡”,那是别人追求的东西他都有,他才想要平凡!

害得我还傻傻崇拜他清高呢!

我决定再次蔑视他,说不清什么理由,总之就是讨厌他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考研之后的感觉,一句话形容的最好:往事不堪回!

复试那天,看着下面坐了一排陌生的脸孔,我的心紧张地狂跳。

听说材院的老师一个比一个较真,而我,除了会背那两张纸的考试重点,其他的完全不会……

这种情况下,再看坐在下面西装笔挺的杨岚航,觉得他哪里都顺眼。

不苟言笑的正统,才华横溢的自信,修身养性的底气,坐在一群老头子中间,就是与众不同......

“各位老师好,我叫白凌凌。”

刚说完,一个看起来很严肃的老师忽然对我说:“你就简单说说分析材料的几种手段吧。”

我连听都没听过,心虚地抓抓头,求助地看向杨岚航。

问问题的老师也转头看他,表情似乎在说: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,这问题不难吧?

杨岚航掩口轻轻咳了一声,低头看着手里的成绩单说:“sem,Tem,xRd,eds……”

都是些什么东西啊!?拜托他说中国话行吗?

我努力想重复一遍,可惜记不住了......

“s……e……T……m……”

有一个老师实在等不了了,打断我:“算了,你就说说,你对现在的工程材料有什么看法吧。”

看法,这些老师能不能不问这么抽象的问题!?

我现在现,杨岚航在我毕业答辩上问的问题,原来还不是最变态的。

我想了半天,窃窃问:“您说什么材料?能再说一遍吗?”

下面老师全部低头,半天没人说话。

后面等着答辩的学生都在偷笑。

我一个人不安地站在最前面......

又一个老师见有点冷场,只好问:“那你会什么,就随便说点什么吧。”

我摇摇头,很无辜地看着他们。

“那你为什么要选择学材料。”

“因为材料有前途……”我总算答上来一个问题,貌似有点答的不太好……

他们无比同情的眼光看看杨岚航,再没人说话。

我也无比同情地看着他,估计他从来没这么丢人过。

他抬眼,用很平和的笑容看着我说:“你先回去吧,入学之前先来我实验室学点基本实验技能。”

“哦!谢谢老师!”我深深鞠躬,在下面许多学生不解和羡慕的眼光里走出去……

走到门口,回头又看他一眼,他正收拾东西,一边站起来一边说着:“谢谢!”

他怎么说也是我以后的衣食父母,我还是装一下比较好。

我站在门口,等他出来,非常有礼貌地给他深深鞠躬说:“杨老师,谢谢!”

“不客气!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,我给你找一些资料,你至少该回去看看什么是sem,Tem。”

“哦!”

一进他办公室,他就开始一本本翻着桌上的资料,一看见满篇的英文单词,我就头晕目眩。他也对着上面的文字皱皱眉,抬头看看我的表情,又去他的书柜里看,翻找了好长时间,才从书柜里找出一本很旧的书给我。

我接过,还好是中文的,要是外文的我后半生都不用干别的了。

他又问:“你带u盘了吗?我给你拷点文献。”

“带了。”

他坐在椅子上打开电脑,我从包里找着u盘,等我过去的时候,他刚好把自动登6的最小化。

没看出来,他也聊天,嘻嘻,说不定他也有友呢……

偷偷看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实在想不出来,他在络上跟人调侃是什么样子!

估计说的都是没人能理解的话题。

找了半天,没看到他的数据线,只好蹲在地上找他主机上的插孔。

“我来吧。”他俯下身,一股很淡的茉莉花清香从他身上传来,不是那种刺鼻的香水味,而是一种很清爽的感觉。

虽然不讨厌他的贴近,可总还是有点别扭。

我起身想要避开,头却不小心挂在他衬衫的纽扣上,我一急,用力一扯,缠得更紧。

这是什么破扣子,一个男士衬衫,好好的干嘛弄得那面复杂,又镶钻又镀金的。

我刚要伸手去扯,他捉住我的手腕说:“我来吧。”

然后,他略显笨拙的手小心翼翼地解着我的头,白皙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红色。

这个距离,刚好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脸,我努力想看清楚他到底什么地方长的丑,可是看了好久,觉得五官哪里都很不错,难道是脸有点白?但他身上厚重的书卷气,让他看来没有一点奶油小生的感觉。

他身上的味道越闻越让人舒服。

还有他的眼睛……真的很有魅力……

我猛然意识到他的目光正停留在我脸上,吓了一跳,退开。

他头顺着他的掌心滑下,那一瞬间,他我似乎感觉到他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出现一抹的异样……

“哦,我先走了!”

抱着那本书和我的包,跑出他的办公室。

出去吹了冷风后,才记起自己的u盘忘了。

想想,还是算了,大不了再买一个,他刚才的眼神实在是……相当变态!

让我不由自主想起许多为人师表的色狼……

噢!我拍拍脸,摇摇头,晃掉脑海中那些yy的镜头。

难道变态是传染病?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自从进了实验室,和杨岚航正式接触了之后,我得出了一个重要的定理。

如果以杨岚航作为评价一个人是否正常的标准,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一个人是不正常的。

他一个快三十岁的男人,连个女朋友都没有。每天在实验室工作到十点,连带着还要折腾我,不是让我做报告,看文献,就是让我写文章。

熬得我头天天一绺一绺地掉。

今天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上,看见永远有多远,我兴奋地打字飞快:『终于看见你了,我想死你了!』那边信息还没回过来,杨岚航就给我打说:“今天有空吗,我请你吃饭。”

按常理说,老板请组内的学生吃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哪个老师如果一年不请学生吃个三五次饭,肯定会被鄙视的。

可是如果像杨岚航这样,平均每周请我吃一次饭,频率就未免有点太高了吧!

“我......”本来想跟他说我有事,仔细算一下,在这之前好像已经拒绝过两次了,再拒绝实在显得有点不识时务。“谢谢老师。”

依依不舍地跟永远有多远说:『变态老板请吃饭,我去了,等我回来!』『去吧,我等你!』这次他请我吃的是韩国料理,这间店远离市区,人很少,环境特别幽静,光线有些暗淡。

怎么看......都像是谈情说爱的地方。

我还是和往常一样,低头专心致志地吃着服务生放在我盘子里的牛排和鱿鱼卷。

不敢抬头看他,总觉得在他面前就会不由自主的紧张。

“新电脑运算度怎么样?”他终于开口打破这尴尬的气氛。

“哦……”我猛点头,咽下牛肉说:“比我的电脑快多了,模拟一个过程一天就够了。”

他不说我倒忘了提,他有一天突然神经,用科研经费给我买了一台最高配的笔记本。

谁见过有人买笔记本做数值模拟的!?

我怀疑他是科研经费实在没地方花,要不然怎么会月月给我补助卡里打生活费,连费和费都给我交。

我老爸都没他管得多。

他示意服务生把新烤好的一块牛肉放在我盘子里,给我杯子里填满果汁,又问:“你还有需要的吗?”

“不用了,我现在什么都不缺了。”我很想跟他说:我现在就缺个老公。

没敢说,以他那不正常的思维方式,我怕他真给我介绍一个!

“你有没有想过什么时候结婚?”

我幸亏没喝水,不然肯定都喷他脸上。

他自己三十岁都没女朋友,还关心我的个人问题,我实在找不到任何形容次来形容我对他的‘敬仰’了。

“我还年轻,才二十四,不急!”

“既然不急着结婚,你就跟我读博吧。”

“什么!”我立刻坐直,愣愣地看着他。

原来请我吃的是鸿门宴。

“硕士时间太短,你的课题没法深入做下去,我希望你能把实验做完再走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他抬眼看着我,目光无比坚定:“这个事情就这么决定了,明天把你的就业推荐表拿回去吧。”

“杨老师,我什么都不会,根本考不上。”

“没关系,你去年的成绩还不错,这学期努努力,只要平均分排在前百分之五十,我就可以直接留你。”

我试探着问:“如果我不读博,您会不会不给我签字答辩?”

“毕业答辩要我签字吗?”他笑得无比阴险:“原来我还有这个权力。”

我没得罪过他吧,怎么把我往死里整!

难怪没有女朋友,是个女人都不会看上这种变态!!!

仔细想想,读就读吧,反正我也找到太合适的工作,博士毕业找个大学当老师也不错,等我带了学生,我也往死里整他,也给他选一大堆莫明其妙的课让他上。

低头把盘子里的东西塞到嘴里,用食物泄着自己满腹的不满。

吃着吃着,现杨岚航瞄了几眼距我们不远处的一对男女。

他的表情有点怪异。

我好奇地回头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,那美女带着一个带着鸭舌帽和墨镜,装扮有点怪,看上去还特别眼熟。

定神再看那五官,才现是最近一个热播的偶像剧女主角。

明星就是明星,打扮的这么低调还是光彩夺目。

哼!平时看杨岚航挺清心寡欲的,原来一见美女,眼睛也直。

回去一定要把这件事跟我们院的女生好好宣扬一下!

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要说他不好,反正只要一听见我们专业女生把他夸得“世间少有”,我就特心烦。非要数落点几句,心里才舒服。

见他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回来,我很好心地告诉他:“杨老师,她叫李斐斐。”

“你认识她?”

一猜他就不是那种会看偶像剧的人,我好心给他介绍一下:“她一个很红的女明星,听说她很有背景,有人捧……不过她确实长得漂亮,演技也很好。”

我正在考虑是不是该劝劝他不要痴心妄想,忽然现李斐斐也朝我们这边看。

本以为她就是随便看看,没想到她和对面的男人说几句话,便起身朝我们这边走过来。

离近了看,才现她本人比上镜还漂亮,电视剧里的她是清纯可爱的造型,而现在……一件长风衣里穿着贴身的丝质短裙,魔鬼的身材在风衣的摆动中若隐若现,更显女人的妩媚。

她站在我们旁边,柔若无骨的手轻轻搭在杨岚航的肩上,很自然地在他身边空着的位置上坐下来:“航!真的是你啊,我刚才还以为是我看错了。”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