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行业

暗神传正文第一百零三章都市异形

2019-01-25 22:20:56

(小说《暗神传全集》版权属于原作者千年以后所有,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:暗神传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零三章都市异形,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,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。本站会继续做好,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!)暗神无奈地抹了抹额头。今天在这餐桌上说话之多,足足能抵上之前半年说话的总和了。

不过还好,该解释的、能解释的都已经解释清楚了。李妗终于能够直面眼前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,而我们的突然成长起来的小灵依,也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这次酒宴的焦点。

除了赵文华以外,躺在地上的人全部被遣送进了医院。因为牵系着市长公子,院方对此十分重视,迅速地调集了专家进行初步的诊断,并且很快作出了诊断结果:因纵酒过度导致脑血管破裂,引发颅内大出血。这一说,倒是直接省去了肥牛的些许麻烦。

先不论植物人家属的悲痛,总之在“锦绣苑”内,大家可以完全放开心情,热热闹闹地享受起面前的美食来。鉴于毛城和撒旦的“肚量”,肥牛果断地将百珍筵的每一道菜式都增加了一倍的分量,乐得那俩全然不顾形象了,双手齐下,吃得满面油光。

古语说:三个女人一台戏。现如今在场的六个女人,可就凑得上一台大戏了。年长至已经不记得年岁的青宣,年幼至出生不足一天的灵依;强大如白雯雯李惠,普通至欧阳沁李妗,既然身份都已经不是秘密,那女人间的话题,可就东南西北多的去了。

剩下的几个大老爷们,也自怎得其乐,美酒佳肴谈天说地,一时间热闹无比。

木克端起酒杯,斟满,走道暗神面前:“尊上,来,我再敬你一杯——之前有说错话的地方,还希望尊上您大人大量,不要放在心上。我家灵依能够拜在您的门下,也可以说是我们木家几世修来的福分。我木克是个粗人,别的什么也不会说,来,先干为敬!”

一大杯纯酿茅台,就如此被木克仰头倒进了嘴里。完后还倒杯示意了一下,滴酒未剩。

暗神端着酒杯,笑眯眯地望着木克:“木老大果然好酒量!不过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得纠正一下。原本我是打算收小灵依为徒的,但是现在——”

暗神这话一出,木克的本想顺手放下的杯子直直僵在了空中。不仅仅是木克,在座的每一个人心里都升腾起了强烈的疑惑,灵依更是眼眶一红,就要落下泪来。

“大家不要紧张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暗神清楚地捕捉到了大家的心思,笑说道,“原本我是打算收小灵依为徒的,小灵依毕竟刚出世,有我照顾着,相信她能够很好地成长起来。可现在大家也都看到,我们小灵依已经是大人了——而我现在的身份,才是高三刚毕业的学生。十八岁的师傅成天带着十六岁的徒弟逛游,大家不觉得有些不妥当么?”

心细的青宣显然琢磨出了暗神话里的意思:“噢?难道尊上准备……”

“还是青宣心细。不错!灵依,我是一定会好好照顾的,但是我们的关系得调整一下,不是师徒,而是兄妹!就跟毛城、兔子,还有阳峰他们小两口一样,大家都是兄妹。”暗神笑着挑了挑眉毛。

“唉哟我的亲大哥,你简直是要把人给急死!不行不行,得罚你喝一杯!”毛城如释重负的叹声,才把众人从惊喜中拉回神来。

暗神顺意把手中的酒杯举得老高:“好,来,为我们兄妹同堂,干杯!”

就像是一大家子开开心心吃团圆饭一样,席间其乐融融,说不出的舒爽惬意。可是就在大家热情高涨的时候,肥牛的铃声响了。

“老鼠,不是告诉你今天不要来打扰我吗?有什么事你做主先处理下——啊?什么!好好好,你们盯紧他,我马上就过来!”

肥牛神情严肃地挂上了,站起身朝大家摆了摆手:“不好意思各位,下头出了点事情我得去处理一下。大家先尽兴,我一会就回来。”

能够让自己得力助手如此紧张,青宣敏感地察觉事情不简单。

“肥牛,多带几个弟兄去。如果麻烦比较大,联系我。”青宣扬头递给肥牛一个关切的眼神,“明白么?”

“我明白青姐。那大家好好吃着,我就暂时失陪一下了。”

说完,脚上金光骤起,转瞬间,肥牛已经不见了身形。

“居然连如此耗废气力的‘神行万里’都使出来了,看来事情真的不太简单哪。”该隐优雅地泯上一小口马蒂尼,轻声叹道。

靠近HZ郊区边缘,有一座曾经颇有些名气的化工厂。但是由于高层的腐败问题和经营不善,最终不得不倒闭。现在剩下的,也只是一片巨大的废墟。

一个面颊瘦尖,体型短小的青年男子,正趴在一堵破败的围墙外,小心地往里面探着头。

“老鼠,怎么样了?”伴着一抹金光,肥牛已经出现在了青年身后。

“诶?大哥,你不是在‘锦瑟年华’么,怎么来得这么快?”被唤作老鼠的青年男子看着肥牛诧异地问道。

肥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:“好了好了,先别废话了老鼠,说说情况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恩。”老鼠的语气立时变得严肃起来,“大哥,之前的那些无名血案,你应该很清楚了。”

肥牛沉重地点点头。

何止是清楚?简直可以说是耻辱盆腔闭合培训

打从两个星期前开始,HZ就开始陆续地出现许多宗莫名其妙的凶杀案。受害者没有明显的共同点,无论是男女老少贫穷富贵还是高矮胖瘦美丑,都是凶手下手的对象。

受害者没有共同点,凶手作案可就太多共同点了。

首先,受害者都是在晚上十点至十二点左右受害。

其次,受害者无一例外,全部被残忍地分尸。

第三,凶手每次作案后,都会留下一个巨大的血脚印。

HZ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算得上是肥牛自己的地盘,发生这么多残忍的血案怎么能熟视无睹呢?更重要的是,从那个巨大的血脚印和案发现场的破坏痕迹来看,肥牛可以断定,凶手——绝对非人类!而肥牛通过分析凶手每一次的作案手段,惊讶地发现,凶手每一天都在成长,而且成长得极为迅猛。

这也是肥牛着急和头疼的一个重要原因。从凶手的手法上来看,如果现今正面碰上,自己还有把握可以制止得了它。但是如果任凭这么发展下去,可能在不久的将来,对HZ,甚至对于ZG来说,都将是一场灾难!

无奈HZ这么大,虽然自己的人每次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案发现场,但也都已经是案“发”现场了——凶案发生,凶手不见踪影。但也幸好每次都有自己的手下第一时间清理了现场,不然这种血腥案件一旦被曝光社会,引起的惊恐和动荡不安是绝对可以想象的。

“今天是小毛生日,本来我想带他去‘锦瑟年华’的,但是考虑到老大你也在那边摆宴席,我们就没过去了。后来我们直接去了‘西湖红楼’,想在那里好好喝上两杯。”

“西湖红楼”也是飞圣集团旗下的餐饮企业,虽然在规模上比起“锦瑟年华”稍稍差了一点,但在整个HZ餐饮业来说,绝对还是排得上前几号的。自己的产业自己当然熟悉,而对于自己心腹老鼠的结拜兄弟小毛,肥牛自然也不陌生。

“而就在我们进门的时候,一个穿着黑风衣的年轻人急匆匆地从大门里走出来,从我的肩膀旁边撞了过去。当是我的肩膀就麻了。我是在想不明白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道。我本来想,算了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可小毛非得帮我讨个说法。”

老鼠的语调逐渐缓了下来,情绪落得很低沉。

“那个人很怪,一路上任我们怎么说,他就是不开口,也不见停下来。直到我们一路追着他到了一条小巷子里。估计是看到旁边没人吧,那个年轻人终于停了下来。小毛走上前去想跟他理论,可是,可是……”老鼠说到这里,明显已经带上了哭腔,“事情就没法收场了,那个,那个魔鬼,突然变身成了一个三米多高的异形!小毛他一看不对,也马上现出了本体,可,可还没来得及,没来得及出手,小毛,小毛就被他给撕碎了……”

话一说完,便只剩下老鼠压抑的抽泣声。

“异形?”听到这,肥牛不禁倒吸了口凉气。

肥牛很清楚,小毛可不是常人,而是修炼有成的穿山甲妖。人化状态下的身体韧度就已经是寻常人的十倍了,化成本体后,就算是自己都很难破开他的防御。可是如今,却似乎被那个所谓的异形轻描淡写地撕成了碎片?

“对,我可以肯定,绝对是个异形!”老鼠慢慢平复着心态,解释道,“大哥,我们都是妖,你的本体是牛,我的本体是鼠。就算我们再怎么变形化体,也绝对脱离不了本体的限制,对不对?”

“对!”肥牛坚定地点点头。就像自己是牛妖,再怎么变形化体,也绝对是以牛本体的姿态出现的。

“但是他不一样!”老鼠的眼睛里,几丝恐惧一闪而过,“他绝对不是我们所了解的任何一支妖族,甚至我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一丝妖的气息!要不是我钻地洞躲得快,估计我也再见不着大哥你了。”

肥牛轻轻拍了拍老鼠的肩膀,安慰道:“先别伤心了老鼠,我们会帮小毛报仇的——不仅仅是小毛,还有很多人的血债需要算!老鼠,你确定它在这里面?”

“恩,大哥,我确定它就在这里面。我一路从地底跟踪它到了这里。”老鼠肯定地点头说道。

就在这时,围墙对面的那栋老房子内校园广播系统
,传出了一声声似兽非兽似人非人的低吼,老鼠紧张地拽住了肥牛的衣袖:“大哥,就是他!”

“小伙子们,你们在干嘛呢?”

苍老的声音毫无防备地从肥牛身后飘来,惊得肥牛和老鼠迅速地转过了身子。

站在他们身后的,是一个老头。体态佝偻,一袭中世纪贵族立领的装扮,满头银发遍貌皱痕,拄着一根黑色的兽头拐杖,老态龙钟的样子,却带给人一种难言的气质。

“你不是人!”肥牛警觉地盯着老头,也暗暗做好了防护的准备。

“也不是妖!”佝偻的老头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尖笑,瘦小的身后,突兀地展开了两只足足五米长的巨大蝠翼!而他的眼睛也在这一瞬间变得猩红,长长的獠牙突口而出。

“不好,是血族太上亲王!老鼠,你快走!”肥牛果断分析出了眼前人的身份——那是几乎可以媲美僵尸四大真祖的强大存在啊!

“不!老大,要走我们一起走!”老鼠坚定地摇了摇头。

“年轻人,ZG可是礼仪之邦!不请自来也就算了,不打声招呼又要走,似乎不太好吧。”

老头不知何时已经悬在了半空中,巨大的蝠翼上开始闪现出无数晦涩和古老的金色符文,并如同高上瀑布一般从空中倾泻下来,很快,便像一个罩笼,将这间废弃的工厂内内外外封锁得严严实实。

肥牛苦笑着拍了拍老鼠的肩膀:“老鼠,现在要走,也走不了了。”

“老大,你可别忘了我本体是什么,打地洞我在行!咱们走。”老鼠一把拉住肥牛的手,跳起身便往地上落去。

但这次似乎真碰上茬了。只看见地上忽地耀出一道刺目的金光,老鼠反应不及“砰”地被反弹起老高,还好被肥牛及时接住,不然可真会被摔够呛。

老蝙蝠鄙夷地笑着:“哈哈哈,真是有意思的小老鼠。不要试图怀疑我的领域,它是绝对坚固的存在,包括地面!你,现在还没有逃出来的资格。”

老鼠心一横,捂着发青的额头骂道:“TNND,死蝙蝠,不就多了对翅膀吗!有种下来单挑,你鼠爷爷可不怕你!”

“是么?”

一时间,空间突然中跳起了无数老蝙蝠的幻影,还没等老鼠反应过来,只感觉脖子一紧,整个身子都被一只枯枝般的老手提了起来。

“你要干什么,放开他!”一旁的肥牛迅猛一拳朝老蝙蝠挥过来。速度很快,分明能够看到拳锋带出的蓝色焰火。

“蛮牛!”老蝙蝠不屑地摇了摇头,手中拐杖一挥,一道白色的光针瞬间刺透了肥牛的拳头,巨大的冲击力更是让肥牛以比来势更猛的速度远远飞了出去,狠狠撞在了透明的壁垒上。

“砰——”

一只手,废了。

老蝙蝠没再瞧面色苍白无力动弹的肥牛,捏着老鼠脖子的手微微一用力。只听“咔”地一声脆响,老鼠的脖子便软绵绵地歪向了一边。

“老鼠!”手臂被废掉都没皱过一下眉头的肥牛星力游戏平台
,看着最好的兄弟死在自己面前,也忍不住泪红了眼眶。

“老混蛋——你该死!”

“锦绣苑”内,暗神突然眉头一紧:“不好,肥牛有麻烦了!”

“刚才我感觉到了吸血鬼的气息,很强大!难道是?”该隐算得上是血族的半个先祖,对于血族的气息有着不亚于僵尸气息的敏感。

“应该是了!这次的对手,不简单。青宣、该隐,你们跟我走,其余的人,留守。”

“呼呼,你是在威胁我么蛮牛?来来来,让你看看我的新宠物——出来吧我的哥斯拉!出来活动筋骨了!”随着老蝙蝠尖利地一声高呼,一只硕大的怪物咆哮着从厂房内走了出来。每一脚踩在地上,都会引起一阵不小的轰鸣。

“啊呜——”

暗神正准备朝着气息传来的方向瞬移离开,突然间却停了下来,面部表情显得尤为怪异。

“怎么了尊上,我们现在就过去吧?”肥牛可是青宣一手培养起来的爱将,一听说出了麻烦,可把她的心给悬紧了。

“稍等。”暗神突然转身,对着有些垂头丧气的毛城和撒旦招了招手。

“毛城、撒旦,我和该隐留下,你们两个跟着青宣过去吧。”

一听暗神这话,正为没机会打架而失落不已的毛城撒旦高兴地跳了起来:“哈哈,太好了太好了,谢谢大哥(尊上)!那我们快走吧!”

“青宣,毛城撒旦,闭上眼睛。记住,待会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不要太感性。”

三道身影,毫无征兆地消失在了包厅之中。

只有该隐留意到,暗神的话里,饱含深意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