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教育

傲运天禧正文第17章红尘劫138对峙

2019-01-25 22:26:35

(小说《傲运天禧全集》版权属于原作者箓骑士所有,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:傲运天禧全集阅读正文第17章红尘劫138.对峙,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,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。本站会继续做好,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!)聪明女人格言之二:女怕嫁错郎,所以一定要找一个优秀的男人,但是大多数优秀男人都是专心于事业的,所以聪明的女人必须主动出击。

聪明男人格言之二:只有梧桐树才能招来金凤凰,否则就只能招来野鸡。最高超的泡妹高手,不是每天围着美女献殷勤,而是不断努力工作和学习,使自己成为百里挑一的优秀男人,自会有凤来仪。

当然也有例外,有些人仗着自己有点权势和财富,也会做出一些自认为很有霸气,但实际是欺男霸女、伤天害理的事,这个王主任典型就是这一类人,在来华城的大巴上我听薛雪说过他的恶行,王主任一直垂涎薛雪的美貌,就借着给儿子提亲来迫使薛家就范,可是直到一点内幕的人都知道,王主任的儿子在成都每天又漂亮的模特和女明星陪着,哪会回华城定亲,这个王主任打着给儿子说亲的名义,不知道糟蹋了多少良家少女。

我在薛雪家又见到了那个满脸横肉、目光猥亵的王主任,他身边还带着两个手下。

此时已经快到了晚饭时间,薛雪的父母都在家,饭桌上早就布满了酒席,王主任好似一家之主似的,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招呼我坐下喝酒,薛雪的父母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那种人,从他们夫妻满脸风霜的样子,不难看出他们的生活有多么困苦,他们好像很怕这个王主任。

“呵呵,小伙子很帅气啊!比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强多了,难怪小雪会看上你?”王主任带着满嘴的酒气说道,薛雪的母亲低声下气的说道:“这是我家小雪和大龙没有缘分。”

王主任的随从接了一句:“想要有缘分还不简单,只要小雪改变心意就行了。”

薛雪吓了一跳:“你乱说什么?我从来没说过要改主意。”

王主任看我也不给他倒酒,就自己满了一杯:“小伙子,你是哪里人啊?姓什么叫什么?”

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:“你要查户口吗?好像城管的人管不到这一块吧?”

“混账!怎么和王主任说话呢?”他的两个手下,马上冲了过抓住了我肩膀:“快道歉,否则就不客气了。”

我吸了口气:“想不到这个小小的华城,也有人敢向我递爪子…”话音未落,我猛地站起,双拳齐出,把王主任的两个手下打飞了出去。

两人还要往上冲,我伸手从后背枪夹里拔出了一支格洛克20手枪,这是唐佳为了以防万一,帮我申请的合法武器,房间里的人看我拔出了手枪,都被吓住了。

“都给我滚出去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我突然双目圆瞪,猛地放出杀气,吓得三人屁滚尿流的爬了出去,再回过头来,才发现薛家夫妻也被我吓到了泥鳅苗批发
,只有薛雪非但不怕,反而双眼兴奋的直朝我放电。

我只好对薛家夫妻安抚道:“你们别怕,我不是黑社会的…”说完这句话,我自己也愣了一下,好像自己已经是世界最大的黑社会首领了吧?

“这个…我的枪是合法的,是有持枪证的…持枪证,明白吗?”我只好解释一下手枪的问题。

看我拿出来一个绿色的持枪证明,薛雪父母才安定了不少,但是脸上却依旧是愁容不减,薛雪知道父母的心思,对我说道:“我们家是四年前从地震灾区搬过来的,原来这里还有个远房亲戚,后来人家移民去国外了,我家一直在华城市的菜市场做小本生意,这几年一直被这些城管欺负,那个王主任仗着他姐夫是这里的市长,肆无忌惮的盘剥个体工商业者,是个万人恨,他儿子叫王大龙,今年24岁,是个欺男霸女的恶少,是华城市出了名的坏种。公检法都是他们的人,没人敢得罪他们家…”

我明白了,原来薛雪父母是怕王主任事后报复,我点了点头说道:“那你们就离开这里,换个地方不行吗?”

薛爸苦涩的摇了摇头:“换个地方,人生地不熟的,没有亲戚照顾,还是被人欺负,再说搬家损失也大,我们就想着赚两个钱,供着小雪上完大学,再给她凑点嫁妆,找个好人家。”

我问他:“我可以安排你们去个地方,也有人照顾你们,那边赚钱比这多,就是远了一点,想去吗?”

“什么地方?”薛雪先问了一句。

我回答:“韩国,或者苏丹!这两个国家现在都有华人聚居地,也有不少中国人在那边开办的工厂,可以去上班。”

“那出国是不是要好多钱?”薛雪的母亲心动了,我说:“有个皇朝移民基金会,可以提供90%的资金帮你们移民,如果你们有兴趣,我可以帮你们联络一下。”

“到那边真能有工作吗?”薛爸也有点动心了,在这里得罪了老王家,日子真不好过了,能换个好地方谁不去啊,再说自己这辈子也没想过,还能有出国的机会。

我笑道:“我可以帮你们临时找一份华人企业的工作,这样就没有语言障碍了,如果你们觉得不满意,以后可以换工作。”

“我们去韩国…”薛爸终于下了决心,不出我的预料,他们果然选了韩国,毕竟韩国人和中国人外形比较近似,然后又看了一眼薛雪:“我就把小雪托付给你了,这孩子从小就很懂事,也能吃苦…不管你们俩将来能不能成家,我薛家人都会感谢你的。”

话也就说到这里了,因为外面已经想起了许多的警车声。

我拔出手枪,对他们说道:“你们在房间里躲着,都别出来,我去对付他们。”

薛爸这时也不那么软弱了,还不忘提醒我:“娃子!别把持枪证交给他们,这些公安都是他们的狗腿子,什么坏事都敢干!”

我点头道谢,这句话提醒的还真及时,要不然我出去真没准就把持枪证交给他们了呢?

大步走出房间,推开院子门,只见外面有十几辆警车,连武警都来了,枪口黑压压的指着我,一个体型比老母猪还大一号的警官朝我大叫:“放下武器,双手放在头上,自己走出来!”

我拿出一个外国护照,举起来:“我是外籍公民,你们为什么来抓我?”

几个手电灯光照了过来,猪头警官一看我手里的外籍护照,有点傻眼:“扔过来看看中文版HART手操器
!”

我把护照扔了过去:“接好了!”

“没错,这是欧盟的护照!他应该是华侨。”旁边的武警队长能看懂英文,猪头警官也犯难了,这么多人看着呢,对待外国公民,他可不敢胡来。

武警队长知道这个草包不行,只得自己上前一步:“我们怀疑你非法持枪,请接受检查!”

我笑了:“武警先生,我持枪是没错,不过我可没有开枪,要检查你最好自己过来,你们那么多人,我怕被你们算计了。”

“这小子真狡猾,老李你就辛苦一趟吧!”猪头警官对武警队长说。

“好吧!看样子也没什么问题。”武警队长向前走了十几步,来到我面前一伸手:“把枪交给我吧?”

我很好笑的看着他:“你的程序好像有问题吧?”

他一愣,马上明白了过来,掏出自己的武警军官证向我一亮:“看好了吧?”

“没错!谢谢你李警官,我也有证件,请看…”我把持枪证举了起来,他一看就傻眼了,我问:“有问题吗?李队长。”

“还要验一下枪。”他说。

我掏出手枪递给他:“在香岛能申请到持枪证的华侨人,是不会轻易开枪伤人的,我只是在受到袭击的时候才会用枪自卫。”

“可是你出拳伤人,这种不假吧?”李队长问道。

我轻松的笑道:“是他们先动的手,如果当时我开枪自卫,也是可以的,用拳头打已经是手下留情了。”

李队长也没辙了,只好把枪还给我,让猪头警官带人过来取证结案。

“虽然是这样,也得回去写个事件经过吧?”猪头警官恶狠狠的瞪着我,我却不给他一丝报复的机会,笑呵呵的说道:“对不起,我没有这个义务帮你写,我也没犯法。”

“我要求你配合警方!”他强压怒气,我一点面子也不给他:“我已经配合你们出示所有证件,你们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有违法行为,其他的事我没时间奉陪。”

猪头在属下面前不肯失了面子,朝我一指:“我现在正式传讯。”

“对不起!你没有证据,属于非法传讯,我拒绝…”

“老子想抓的人,还没有抓不到的…”猪头挥手命令警察上来抓我,我马上掏出手枪:“谁动一动,我就先毙了你!”

猪头想不到我真敢拿枪指着他:“你现在不是自卫吧?”

我笑道:“我并没有开枪啊!只要没人过来威胁我,我就不开枪!万一哪一个忍不住往上冲,我就会开枪,而且我的枪法不准,不一定会打到谁,万一打到你这个猪头,千万别怪我啊!”

一些年轻警察听我骂出猪头两字,忍不住好笑,但是又不敢笑,明知道今天就是来欺负人的,可是却被摆了一道,大家也知道今天华城市警局算是丢脸了。

还是李队长经验老到,笑着出来打圆场:“我看这样吧,这位先生既然没时间去警局,那就在薛家写个笔录结案吧。”

猪头不能不给武警队长面子,再说相持时间已经不少了,时间越长周围群众越多,他也耗不起,只好悻悻的拍了两个小警察和我进屋做笔录。

看到大队警察都撤了,周围的邻居都过来了。

一位老大爷上下打量我:“小伙子,你可真厉害,你刚才那可真是虎口脱险啊,咱们华城市的老百姓平时见了这些瘟神,连大气都不敢出,你竟然敢拿枪指着他们,看着这些龟孙子吃瘪,可真解气啊!”

我笑道:“对这些狗腿子,你越软弱,他们就越欺负你,大家得团结起来,不行就联合在一起告他们,一次不行就告十次,告的人多了,总会有人来收拾他们。”

“不行啊!他们有黑帮打手撑腰,明的不行他们会来暗的,咱们哪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一位老大娘劝我们连夜离开:“你们快点走吧,我怕那些黑帮的人随时会来惹事,这房子和院子也不值几个钱,就别要了,赶紧走吧!”

我点了点头,对薛母说:“那就麻烦阿姨和薛雪去收拾一下值钱东西,穿的戴的东西就别要了,到了那边都得换新的。”

薛爸跑到大街上,费了半天劲总算叫来一辆要收车的旅游中巴,司机听说要去成都,犹豫了半天,幸亏邻居们帮忙劝说,司机才答应下来,不过张嘴就要了800元,我也不知道出租车的价格,知道不会很便宜,但是也无所谓了,对于我来说800元和4000元没多大区别。

老两口故意坐到前面:“薛雪她妈爱晕车,我和坐前面,你们俩去后边吧…”说这话薛爸还朝我使了个眼色,我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冒充薛雪的男朋友来的。

“你的事办完了吗?”

车出了华城,薛雪看我脸上没笑容,就悄悄的和我说话,我摇了摇头:“有些事情是永远也做不完的…”

“你在她家…不愉快吗?”薛雪看到我有些沉闷,不知该如何安慰我。

我轻叹一声,笑道:“我和她本来就没什么,现在就更是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“和我说说你们俩的故事吧?说出来比压在心里好受…”

我笑着点了点头:“好啊!你要是感兴趣,我就说说…我和她是在韩国认识的,当时她也是遇到了麻烦,我出手帮了她,她在韩国无亲无故的,当时很可怜,我也想好好照顾她,可是她一回到国内就变了,到底是高干家的子女,现在已经没有当初那副可怜模样了,完全是一副大小姐脾气。”

薛雪理解点了点头:“人本来就是会随着环境而改变,女人尤其善变,这也很自然。难道你就不想去争取吗?”

我诧异的看着她:“我怎么去争取?是她自己放弃了,总不能象恶霸一样在别人家里抢女人吧?如果当时她说:‘带我走…’那我一定会带她离开,可是她顺从了父母,我就成了外人房车改装厂家
,再做什么都是不当的,除了微笑离开,我还能做什么?”

薛雪轻叹:“不是不能做,是你觉得不值得了…”

“是的,当她选择背弃我的一瞬间,就已经不值得我再为她去做任何事。”我淡淡的说。

“那她事后后悔怎么办?”

“后悔不后悔是她的事,从我离开的那一刻,她就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

薛雪笑了:“你在说气话,男人一冲动就喜欢说气话…”

我摇了摇头,微笑道:“你看我有生气的样子吗?”薛雪这才发现,我神清气朗的微笑中,丝毫不带火气。

她失声娇笑:“呵呵,你果然不生气,白费了我一番心思还在安慰你。”

“我母亲去世早,父亲不在身边,是舅舅把我带大的,我6岁的时候,舅舅认识了一个美女,他被这个女人玩得差点精神崩溃,在他们离婚的那一天,我就下了决心,今后绝不会为任何女人生气。”

薛雪轻笑:“如果你看到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,也不会生气吗?许多男人都会发疯的去拼命呢…”

我淡淡一笑:“看到自己的女人去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,我会很伤心,但是绝不会生气,更不会去拼命,你觉得这种女人值得我为她发疯和拼命吗?”

她不得不承认:“恩,确实不值得。”

我嘿嘿一笑:“就是啊!气大伤身,生气是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,这种蠢事我是不会做的…”

“可是人总会生气的啊!你生气是什么样子?”她静静的望着我。

我声音冷了下来:“壮士之怒,天下缟素!”

“天下缟素?那不是要…杀很多人?”薛雪惊恐的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这一路她都没敢再和我说话,只是一直静静的思考着什么…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