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

80后男子騎摩托2000公里回鄉過年:再不瘋狂就老了_0

2019-03-11 19:03:22

80后男子騎摩托2000公里回鄉過年:再不瘋狂就老了

2019春運首日 鐵騎大軍帶“滿愛”踏上回家路。中新網記者 李霈韻 攝

再不瘋狂就老了 千里走單騎 一个80后的2000公里摩托歸途

80后中年说

“年輕的时候不沖動,老了就沖不動了”

80后父親说

“这次回家,打算就留在娃娃身邊找工作,这種騎車回家的機会,恐怕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回家過年的人潮中,有一个80后的重慶男人陳賽。從務工地廣東中山到重慶大足,陳賽的回家路大約2000公里。

用了一个月时間,他好不容易搶到一張回家的動車站票。然而,取消这筆訂單,他只用了不到三秒鐘。“年輕的时候如果不沖動,老了的时候就沖不動了。”臨近動身时,这个80后中年突然決定,騎摩托車歸家。

2019年1月27日00:28出發,陳賽在廣東穿過黑夜,在廣西迎着陽光,在貴州經歷雨霧,在四川起伏馳騁,于1月29日19:40抵達重慶老家。

“為了兩个娃娃,这次回去后估計就不出来了,以后怕是沒有機会这么騎。”陳賽如是说起这“最后的瘋狂”。

沖動·退票

“年輕的时候如果不沖動,老了的时候就沖不動了”

时間回到1月27日凌晨,廣佛肇高速路上的夜風格外大。摩托車上的陳賽戴着頭盔、護肘、護膝等全套“行頭”,但風依舊能穿透衣物,把他的腿吹得麻木。和摩托一樣夜走高速的,更多是重型卡車,每有一輛卡車疾馳而過,都会掀起陣陣轟鳴和橫風。

然而陳賽堅持認為,摩托走高速是更安全的選擇。“高速各走各的道,不像国道省道,隨时擔心路口沖出車、人,也不擔心對面来車的燈光晃眼。”于是,他在午夜时分偷上高速,踏上近2000公里回家路的第一程。

“第一天至少要騎800公里嘛,天亮前必須出廣東。”計劃趕不上變化,凌晨3點,距離出發才3个小时,路上遇到浮釘,摩托車前后車胎都被扎破。艱難拖行2公里,陳賽困在了服務區。

“这還是我第一次遇到兩个輪胎都被扎爆的情況。”他有點焦急,精打細算的行程,將面臨嚴重耽誤。不過,他不后悔。

從退掉動車票那一刻起,陳賽便做好準備,絕對不后悔。此前的一个月,他天天盯着購票軟件,好不容易搶到一張從廣東中山回重慶大足的動車票,卻在臨行前,毅然退掉。“想騎車回去。”妹妹罵他沖動,陳賽卻自有堅持,“年輕的时候如果不沖動,老了的时候就沖不動了。”他要的就是“趁年輕瘋狂一把”。

無畏·堅持

“又冷又困的时候,我就想想家,想想孩子”

到1月28日13點,陳賽的摩托車歸途已經行駛了37个小时。这期間,他6次走錯了路,3次被攔下高速,加上爆胎的意外,導致第一段行程比計劃慢了300多公里。

從廣西進入貴州,高速路上,團團濃霧升起,能見度越来越低,雨滴也趁勢凝聚起来,順着頭盔淌下,模糊視線,鉆進鞋子、褲子。陳賽的摩托車不得不慢下来,冰冷的感覺愈發深刻,“太冷了,不得行。”他有些發抖。

臨时落腳在貴州遵義,風雨中的陳賽最需要一間合適的房,他想要的是帶熱水和溫暖大床的。為此,輾轉看了三四家店,他才選中一家。

不將就,是陳賽骨子里的倔強。一如他對騎車回家的堅持,“就像他们说的,四輪車承載的是肉體,摩托車承載的才是靈魂。”

这樣的靈魂,當他與路人侃侃而談时,臉上盡是享受的笑容。“我的天那,你真的厲害,这个多累嘛”“從廣東騎回去,你騎的超級摩托車呀”……此刻,路上的風雨早被拋在腦后。

“開車到又冷又困的时候,我就想想家,想想孩子咯。”陳賽騎行2000公里的動力,與他的雙胞胎女兒緊緊相關,“这次回家,打算就留在娃娃身邊找工作,这種騎車回家的機会,恐怕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屬于陳賽的最后瘋狂,在67个小时的騎行后畫上圓滿句號。母親準備了一桌好菜,默默給兒子倒酒……

同路·回鄉

歸途中的摩托車都是陳賽的“同路人”

交匯着天南海北鄉音的服務點里,他的摩托車不再形單影只,一路上,有風景,也有人。

1月28日中午时分,途經国道321藤縣境內,有交警攔下陳賽——不為別的,只想邀他進路邊的服務點歇歇腳。

分秒必爭的歸途上,这種突如其来的溫暖,讓陳賽覺得“有點驚喜”。在服務點,他的摩托車不再形單影只,不少騎車返鄉的務工者在这里短暫停留。在天南海北的鄉音里,陳賽聽到熟悉的腔調:兩對回四川過年的夫妻,也從廣東駛来。“聊了幾句,他们全程走国道。”

时間如果能夠重疊,陳賽遇上的,或許是另一些面孔,比如早他一日路過这里的劉新川。生于1992年的自貢富順人劉新川,和陳賽在同一个在粵務工摩托車車友群里,今年是他第四年騎摩托車回家。

那也是一个追求自由和鐘情挑戰的靈魂,第一年騎車回家,劉新川花了4天时間,第二年、第三年花了3天时間,今年,他把目標定為2天。

無論是擦肩而過,還是并肩前行,歸途中的摩托車都是陳賽的“同路人”。“四輪載肉體,兩輪載靈魂”之類的話,在彼此間流傳。

黃態森要的,也是穩穩抓住兩輪上的靈魂。今年已經是黃態森第5年騎摩托車從廣東江門回自貢富順,從前的“125”剛剛換成了全新的賽摩。老代的家在宜賓,分路之前,他將和黃態森一路同行。

其實,老代并不缺回家路上的同伴,妻子和他一同在廣東務工,偏偏春節回家之際,他買動車票讓妻子先走了。“我喜歡騎車。”

見過母親之后,陳賽還要繼續趕往四川廣元,那里有妻女等待。陳賽打算,把歸家作為新年禮物,送給雙胞胎女兒,告訴她们,“爸爸再也不離開。”

記/者/手/記

每一个你

都有不同的生活表達

陳賽生于1982年,采訪之前我们多有揣測,会是什么樣的男人,突然放棄来之不易的動車票,選擇騎行近2000公里回家。

如果说,是享受風馳電掣的放飛,那么在風雨中艱難前行,瑟瑟發抖的形單影只是什么?如果说,是追求自由自在的快感,那么躲在陰暗角落,滿手油污地處理爆胎是什么?

當我们看盡了他穿行疾馳的汽車車流、騎過大山大河、駛過隧道橋梁,無人相伴,冷暖自知;還有67小时騎行中,曾連續20小时不眠不休,6次走錯路,3次被交警驅趕等各種突發,終于領悟到他臨行前的話:“如果年輕的时候不沖動,老了就沖不動了”“走这一趟,等孩子大了我還能说給她们聽”“為了兩个娃娃,这次回去后估計就不出来了,以后怕是沒有機会这么騎”……

原来,这是一个80后男人最后的瘋狂與倔強。當他發動油門,向前出發,頭盔遮住了面容,也遮住了年齡、職業和身份,这一刻,他是个為自己而戰的騎士。當他停下摩托車,说起家,说起雙胞胎女兒,不外乎是千千萬萬普通中年男人的“樣本”,是兒子,是父親。

我们不禁想,全天下的父親,無論家財萬貫,抑或囊中羞澀,他们對子女的愛,或者表達愛的方式,一定会在子女的腦海中烙下某个畫面,或許是油污的雙手,或許是戴頭盔的背影。

為人子女的你,如果記得那个畫面,那么,關于陳賽的回家路,一定用不着撩撥的話語、煽情的辭藻和曲折的描寫,便足以讓人明白,為什么这个千里迢迢騎車回家,想把“爸爸再也不離開”送給孩子當新年禮物的男人,值得我们跟拍2000公里。

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 謝凱 李媛莉 陳彥霏

三诺血糖仪怎么样
女性乳房疼痛吃什么药
全身乏力胃胀是什么病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